雅尔文

036//灵感突现发财路,退费浪潮忙煞人

小说:hello余生 作者:我叫任仙森 更新时间:2019-11-04 17:09
  “余笙,余笙,我在这呢。”壬俊大声喊着,“看你前面,前面。”
  余笙披肩长发,黑色修皮衣,塑白t恤,破洞浅色修腿牛仔裤,红棕色平底小鞋,这打扮让壬俊痴迷了好久,以至于到以后总是念念不忘,她是人群中最与众不同的一个。
  壬俊穿的比较简单,一头流行的朋克发型,白色t恤,领口处是中式的盘扣,黑色运动裤,典型的黑白配。
  “好累啊,转了一圈,我还是回来了。”余笙转了看了一圈,“还是回来好,连空气都感觉特别亲近。”
  “怎么这么突然的,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?”壬俊赶紧从余笙手里接到行李箱,一起下电梯,往停车场走,“看你这么着急忙慌的,还以为你出啥事了呢?”
  “是出事了,具体的回头再给你说。”余笙绕过话题,抓着电梯的扶手,“你先送我回我家,我想回去一觉睡到天亮,我太缺觉了,一定睡个半死不活的,才能解我心头之恨。”
  “好好好,没问题,服务包你满意。”壬俊笑着,“看来最近是真的累坏了,怎么会这么忙呢?”
  “不光是体累,还有心累,心俱疲。”余笙拉开车门上了车,壬俊打开后备箱,往里面放着行李。
  “既然回来了,就别想那么多了。”壬俊启动车,奔驰在高新大道上,他从后视镜里看到余笙慵懒的靠在后背上,狡黠的一笑,“余笙,你真好看。”
  等了半天,居然没有任何反应,当他再次看向后视镜的时候,发现余笙已经睡着了,像一束百合,安静而又优雅。
  送余笙回去以后,时间还早,就给东子和木尧打电话,青献给小酒桌,醉生梦死就是喝。
  “最近心里难受啊,想找个人聊天都找不到,后来花了钱找个陪聊的,还被骗了。”木尧皱着眉头,一副丧气样,“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,什么时候才能时来运转。”
  壬俊和东子特别好奇的看着木尧,东子问:“你说的陪聊是什么意思?还能这么玩?”
  “土锤,这有什么好奇的,2000年全民qq的时候,大家不都是上网找网友陪聊吗?”木尧拍了一下大腿,“不像我,花了钱还被骗。回家的时候在门上看到一张卡片,上面写的是孤独治疗专家,前两天刚和小米吵架,联系方式都被删了,拉黑了,就想找个人聊天,加了卡片上的美女微信。”
  木尧不紧不慢的吃了一口菜,壬俊端起酒杯碰了下:“说啊,继续说。”
  “加了微信以后,就和她开始聊,一开始她说聊什么餐,我不太清楚,就让她发一下,种类很多,5元一小时光听不说,10元一小时边听边说,我就个她说先聊个5块钱的。”木尧点燃一根烟,“那聊的真费劲,就看到满屏都是自己发的,很无聊。我直接说来10块钱的,那真叫一个假,一上来就叫你老公、亲的、么么哒,实在是受不了,我就说还有没有别的,她说没有了。”
  “那你这也叫骗啊,人家压根就没有骗你,是你要求太高。”东子鄙视地看着他,“你真是闲的没事干,花钱找个陪聊。”
  “不是,我还没说完,我给她说,你能不能来点真实的,就像现实中的男女朋友一样跟我聊天,她说可以,这叫角色扮演,收费一百。我当时也没多想就把钱掏了,她说你要演什么景,我说真实点就行,没想到没说几句就吵起来了,我再给她发消息的时候,她已经把我删了。”木尧气的拍着桌子,“我靠,这也太真实了,我后来一想,我他娘的被骗了。”
  壬俊和东子两人早已笑的直不起腰,东子一边倒酒一边说:“你活该,活该被骗。”
  可壬俊就在想:当初qq横空出世的时候,让天南地北的男女有了机会互相倾诉,而现在有很多男女因为各种原因联系不上,是不是想个办法给他们提供方便呢?
  吃完饭散了之后,壬俊回家打开电脑,想了很长时间,终于想出一个办法,就是在网上注册一个店铺,挂上一个商品,题目叫:一个替你传话的人/定制短信/晚安/分手后没来得及说的话/生快乐,售价一块,二十四小时在线服务。
  刚挂上不就,就有人咨询了,一个是订到十天后连续给女朋友发99条生快乐,一个是跟男朋友着急了,让帮她发解释道歉的话……
  壬俊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所折服,他算了一笔账,一条短信一块钱,实际成本短信费70字0.1元,净赚0.9元,这真是高毛利产品。
  于是他熬了一夜装修店铺,收拾的有模有样,接着就每天时不时接着零散的订单,不亦乐乎。
  余笙回归以后,着手解决因为聚之星引来的退费问题,她之前收过“感恩助学金”的很多家长都来找她,一时间整个校区挤满了人。
  李永彬这时候被弄得焦头烂额,家长们七嘴八舌地,稍微说的不合适就嚷嚷着要去教育局投诉。李永彬尽量去安抚,赶紧给总部打电话,一时间总部电话一直占线,始终打不通,估计其他地区的分公司都遇到了一样的状况,都是针对现在的况在咨询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  总部召开紧急会议,临时制定解决方案,公司的几位大佬决策出方案:第一,着急退款,无法挽单的家长答应退费,按正常退费程序执行;第二,有补课需求的家长,根据所交费用折算,在原来折扣的档位上再升级一档,再根据实际况适当赠送课时,对家长进行挽留;第三,给所有家长解释清楚,咱们的感恩助学金质和聚之星的不同,让家长放心,钱即使没有消费随时都可以退还。
  就在这个关口,总部还是舍不得把收回去的钱全部吐出来,能不退就不退,后来还单独给各分公司总经理开会强调说:“各分公司给咨询、学管说清楚,感恩助学金退费除了要退还所收提成,还要额外进行扣款处罚,目的只有能挽单就尽量挽单,不要直接退费。”
  聚之星的事件至今还闹得沸沸扬扬,教培行业确实需要一场地震,让教育培训走上正轨,良心做事。
  此时正大的梁文生看着清北的闹,偷偷地笑了,心里想着:你清北不是模仿吗?这下可好了,水土不服了吧,还想照搬抄袭啊,吃到苦头了吧。
  正大向外吹嘘着模仿聚之星制定了助学金的政策,其实根本就没有执行,报名的家长都是请的托儿,目的就是想让清北跟着学。正大的大佬早就精心研究过,聚之星早晚一天会出事,这种做法本就是犯法的,这本就是一种变相的非法集资,怎么可能不出事,即使聚之星的董事长没有跑掉,迟早有一天也是会被执法机关处理的。
  正大算是出了一口恶气,这一帮叛徒、狼崽子终于遭到了报应,三年前带一帮人从正大跑出去进了清北,这些年正大一直在想着怎么惩治清北,这才是开始,正大只想让清北也尝一尝当年他们所受的滋味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