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尔文

第二十八章:战就战,谁怕谁

小说:踏破太古 作者:易水川 更新时间:2019-11-04 17:15
  风廉没有多想什么,如果真是姬生花出了意外,不管怎么样,自己都应该去看望一下。快步向青云阁走去。
  青云阁比其他地方热闹多了。酒馆、灵器店、丹药店、食材店,应有尽有。
  风廉无暇观看,问清姬生花被关的位置后,直线往那边走去。
  姬生花一看到风廉,惊叫着捂住自己的脸,喊道:“你出去,你不能看我。”
  风廉安慰道:“喝醉不就那样,有什么的。我……”
  “不是的,不是那个原因。”姬生花背过身。
  “那到底为什么?”风廉不解地问道。
  “因为,因为我现在,太丑了。”
  “丑?你有漂亮过吗?”风廉说的是实话。在他眼里,除了梦洁和吴韵,还有谁是漂亮的,好像也都那样吧。
  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!”姬生花已经被他气晕了,转身盯着他的眼睛喊道。
  “我,我说的是,你有丑过吗?”风廉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立马知错就改。
  姬生花现在确实很丑,头发乱蓬蓬,脑袋比原先的大了一圈,还不是均匀的大,而是长出一个个包,或大或小,像某种蛙类的皮。
  “啊,不许看我。”姬生花见风廉在注视她的头,又把脸捂住。
  “看你是清醒的,我就放心了。”风廉拿出刚刚炼制成功的静魂丹拿出,递给姬生花道,“这有三颗化精丹和一颗静魂丹你拿去,晋级时服用。”
  “什么?你还有静魂丹,你个混蛋,为什么不早点给我。”姬生花抢走静魂丹,打开玉瓶,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了,问道,“你真的给我?”
  “当然是真的,赶紧炼化吧。这样晋阶把握大一点。”风廉又翻看了一遍空灵戒,确认没有适合她服用的丹药,“我走了,你自己多保重。”
  不知道为什么,他很怕和姬生花在一起。他总感觉到她很危险,至于什么危险,他也不知道。
  风廉转身刚走到门外,又转身回来。把天海之心取下,放到桌子上,说道:“你把它戴上,晋阶时能静心养神。”
  姬生花挤出一个很难看的笑脸说道:“那你给我戴上。”
  “这个,你还是自己戴上吧。我走了。”风廉哪敢再逗留,以逃命的速度溜走。
  “哎,小廉廉,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……别跑呀,哈哈哈,真好玩。”
  风廉跑出来,见一群人围着一块石碑议论纷纷。他不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,本想离开,听到他们提到金血二字,于是凑上去看怎么回事。
  原来众人议论的是今日新鲜出炉的学府青云榜。
  没想到金血居然上榜了,在神庭级别的榜单上排到了第八。
  风廉看介绍,金血上榜的原因是在残垣秘境接连干翻了四名神庭巅峰的对手,其中还有一人是原先青云榜上的第八名,所以直接登上榜单。
  墨叶在神庭级别排名第三。想必那天自己使用魂技战胜了她,有投机取巧、胜之不武的嫌疑,所以没有登榜。
  丰月居然排名在墨叶前面,排名第二。这倒是让风廉有些意外,回想城外那场战斗,她确实有自己的独到之处。
  再看武宗级榜单,看到排名第二的居然是韦道天。他竟然是一名毒师,想必那天自己弹射丹药的手法被他误认为自己也是毒宗弟子。
  风廉把榜单上的人名一一记住,免得下回再像城外那次一样,把自己置身于险境之中。
  “风廉学长,是你呀。一直想当面道谢,但都没见着你。”十几位学弟围着风廉,谢谢他成全了他们的学府之梦。
  风廉刚要客气几句。一个长得很魁梧的神庭中级学生挤到他面前,脸贴脸地说道:“一个废物走了狗屎运,带着一群垃圾成了学府弟子。你以为自己就很牛逼吗?”
  风廉抹去脸上的唾沫星子,后退半步,笑道:“学长,你才是真牛叉,口臭都能熏死半个学府的人。”
  “你就嘴巴厉害一点敢不敢去擂台打一场?”一个比风廉高出半个头的白皙少年伸手推向风廉的肩膀。风廉身子微微一拧,避过这一看似随意,其实暗含巧劲的一掌。
  “就是你在修炼室捣乱,害我差点走火入魔?这几天老被人敲打石门,很不爽吧?”一个肌肉肌肉贲张,长得比风廉略矮的少年从阁楼三跳下,扬起一片尘土。
  他伸手要抓住风廉的领口,但是停在了半途。想起学府不得斗殴的规定,他忍住胸中的怒火。
  风廉看到他的胸牌,眼神倒是一亮。此人名叫水汌生,正是青云榜上神庭巅峰级别的状元郎。最让风廉意外的是,水汌生居然是灵族,本体是什么风廉看不出。
  一般情况下,灵族只有达到武宗才能幻化人形。水汌生一定有什么奇遇,才能在神庭级别就幻化人形。
  听水汌生的话,原来这段时间不断有人刻意打搅他修炼。为了保证以后能静心修炼,看来得杀杀这群王八蛋的煞气。
  眼前的水汌生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打败他,登顶青云榜榜首。不仅可以得到一万玄晶的奖励,还能震慑那些喜欢玩鸡鸣狗盗勾当的同学。
  “状元郎有怎么样,逼急了我,一招绝世冥手,让你一命呜呼。”风廉现在对绝世冥手满怀信心。
  “你觉得自己很委屈,那就战一场!”风廉看着水汌生,平静地说道。
  “哈哈哈,大家听到了吗?风廉,神庭低级,主动挑战我。可不是我以大欺小,那就擂台见!”说完领着一大堆人大步走向武阁。
  风廉并不着急,慢悠悠地走到灵阁的青殿,选出几样目前用不到的灵材,换取了一千三百多块玄级,才走向武阁。
  进入武阁擂台,里面人山人海。各种悲鸣和呐喊交集在一起。
  风廉走入场地,众人立即给他让出一条道。
  远远就看到水汌生站在擂台上,咋咋呼呼地喊道:“神庭低级风廉主动挑战我,大家下注了。在此之前,我要先热热身,有没有谁上来给我揍一下。”
  “哦,你来了,那就直接揍你好了。”水汌生看到风廉,伸出食指对他做了一个来来来的动作。
  台下除了喝彩声,就是一声高过一声的投注声。
  “下注了,赶紧的,本局一开始立即停止下注。”
  “我下水汌生一千玄晶。”
  “我也下水汌生一千玄晶。”
  “我下水汌生八百五十玄晶。”
  ……
 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喊道:“我下风廉一百玄晶。”
  风廉看过去,正是刚才向他道谢的那位学弟。他这一下注,好几人也跟着压风廉。
  “我下风廉一块玄晶!”
  风廉刚要对那位学弟露出一个感谢支持的表情,就听到大煞风景的喊话。扭头一看,喊话的是墨叶。见风廉看向她,恶狠狠地向风廉伸出一根中指。
  风廉拿出一千块玄晶,大喊道:“我下风廉一千玄晶!”
  风廉并不喜欢赌博,但是给自己下注,能让自己更有激情去战斗。
  “我下风廉三百玄晶。”风廉看去,是丰月。见她和墨叶狠狠对视。看来她们两人的恩怨比自己深。
  “小月月,你就等着输钱吧。”风廉对着她说道。
  “我输得起,关你屁事!”
  “我说的是数钱!”
  风廉大步走上擂台。裁判站到他身前,大声说道:“风廉,你看比赛规则没有。不得使用魂技。”
  “那还怎么打?我的特长就是魂技呀。武阁这么针对我,似乎不太好吧?”风廉一脸的无辜和不爽。
  “不是针对你,是针对所有人。你打不打,不打就下去。”裁判说道。
  风廉转身就走要下阶梯的时候,很难为情的挠着头说道:“差点忘了,是我主动挑战。”
  惹来台下一片哄笑声。
  风廉看着水汌生,很恭敬地说道:“学长,一会要手下留情。给学弟留点面子。”
  水汌生笑道:“好呀,只打到你跪地求饶就好了。”
  水汌生很反感风廉这种没脸没皮的姿态。
  风廉见已经没有几个人下注,才问水汌生道:“那好吧,我也想把你打到跪地求饶。你准备好了吗?”
  水汌生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。风廉学长墨叶,对他深处中指。
  裁判大喊:“擂台赛,神庭低级风廉挑战青云榜榜首水汌生,现在开始!”
  水汌生迫不及待地冲向风廉,两拳同时出击,一拳攻向他面门,一拳攻下小腹。
  风廉没有避让,迎上去拳掌相对。这是一场立威之战,一定要打出威势,震慑这些宵小。
  “嘣”的一声闷响。两人各自退了半步。水汌生惊讶于风廉的力量。风廉探出水汌生真实的力量和身体强悍度。
  水汌生的力量和铁人相当,身体的强悍度略低一下。水汌生好像也很喜欢近战,正合他意。
  风廉暗自思量,纯粹近战,他不悚水汌生。既然如此,风廉没打算使出刚刚洗炼完成的双腿,他想顺便检验一下功法。万一一脚过去,战斗结束,那还检验个屁呀。
  两人看似都没使用功法,但风廉知道水汌生的功法和他的有些相似,都是在暗中释放,等必要的时候再引爆。
  又战了十几回合,两人依然没有使出功法。但是精彩程度绝对胜过功法之战。青紫色和橘红色两道光芒不断交集在一起,加上偶尔飞溅的血花,真是让人赏心悦目。
  水汌生见近战占不到多大便宜,往后一跃,立即使出功法远程攻击风廉。
  功法一般都有三到六重。第一重功法等级越高,到最后一重等级自然也就越高。功法并非学的越多越好,贪多嚼不烂。
  学府内的弟子都是天之骄子,所以在神庭级之前都不会去钻研一门功法,而是把精力放到锻体上。等到了神庭级,再学玄级功法,那么这套功法至少能练到仙境中的武仙级别。如果是六重功法,练到武圣都没问题。
  如果提前练凡级的功法,那么到武宗一级就得更换功法。更换功法可不是说想换就能换的。还要重新调整心法运行的轨迹来适应新功法,就这一项,没有一年以上很难达到精准的程度。
  风廉没有修习过任何功法,花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把握好火烧屁股功第一重。
  可想而知,那些修习过其他功法,已经养成习惯的修者,要再去适应新的功法真的很难。
  水汌生手中多了一根玄级二品的青色长棍,劈出一道青光,直斩向风廉的眉心。腐烂了想要闪避,四周不知何时出现一根根大腿粗的紫色木桩,将他困住。
  “玩火自焚!”风廉大吼。灵炎从体内涌出,如浪涛一般,一层层向外压去,阻挡不断向他收拢的紫色木桩。同时手持三角刺,劈出一道火光,将冲到面前的青光击碎。
  虽避过了这致命一击,但那强劲的气浪还是撞到了风廉的身体,衣服被撕裂,数十个伤口鲜血直流。
  “真是自不量力,这样的战斗力也敢挑战水汌生。”
  “也就两击的事情准备收晶石了,妈的,赔率怎么这么低,赚不了几个钱呀。”
  墨叶更是大喊让水汌生废了风廉,他对风廉三人的恨意真的比天还要高,比海还要深。
  不过也有不少人给风廉喊加油。除了那几个学弟,还有一些人被水汌生揍得一肚子怨气的同学。
  风廉表情甚是痛苦,半死不活的模样。他确实受了不轻的伤,但还没到要他命的状况。有着镜殁护住要害,还有飞天的全方位防御。外伤没什么要紧,也就擦破点皮,流多了点血。
  怎么说风廉也是一个根正苗红,气血正旺的红花仔,流点血怕什么。反而是内伤,因为数次硬抗,伤势有点严重。
  水汌生一击得逞,胜券在握地向大家挥手,反而给了风廉喘息的时间。
  “趁你病要你命的真理都不懂,也不知道你怎么占据榜首的。”风廉得了便宜,还在心中将他狠狠鄙视了一把。
  不过风廉想多了,水汌生纯粹就是麻痹他。手中青棍突然一扫,面前的木桩由纵变横,向他刺来。
  风廉转身闪避,差点撞到身边的木桩上。他只能改变方向,木桩快速向他挤压、收缩。很快形成一间囚笼。
  风廉脸上变得认真起来,三角刺散溢出的火焰变成实质化。不断劈砍,将正面袭来的木桩砍成碎屑。代价就是被两侧的木桩狠狠撞击了一下,吐了两口黑血。
  水汌生见状,反而不急着击败他,他要慢慢玩死风廉,让他永心中永远刻印着这一场战斗,一辈子恐惧。
  风廉一脸凝重,但并不慌乱。灵力不断输入三角刺,认准三根木桩毫无章法地猛劈。
  水汌生身子一震。木桩被风廉击破,他也遭到了反噬,加上麻痹大意,受不轻的内伤。
  水汌生快速运转已经合拢的木桩,让风廉无法攻其一点。风廉再怎么努力找寻,命中率也只有三成。灵力消耗就大了起来,而给水汌生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。
  木桩突然收缩,将风廉紧紧捆住。水汌生手掌一推,五指幻化成五根巨大的木桩推向风廉。
  眼看风廉要被推下擂台,并身受重伤。裁判刚要上去解救风廉,突然所有木桩同时消失。水汌生变成一个火人,又蹦又跳,嘴里不断大骂风廉阴险。
  关键时刻,风廉引爆了先前不断输入水汌生体内的火属性灵气。瞬间让他变成火人。水汌生要自救,自然只能放弃对风廉的攻击。风廉趁机服下一枚玄级二品的回血丹治疗伤势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