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尔文

第五十九章 新郑县、宛陵投敌

小说:诸天亿界之我能无限爆兵 作者:烂尾啦啦啦啦 更新时间:2019-11-04 17:13
  领兵前往新郑路上,马车中,郭嘉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,手心残留的纸包述说着之前种种。
  其中地上残留粉末让他甚是心痛。
  “荀县丞、戏先生、郭先生,新郑马上到了。”车外寒风,夹杂着宋文光的呼喊,有点迷迷糊糊。
  一行两千多人,迎着寒雪,缓慢向新郑出发。
  早上到傍晚,五个时辰,才勉强看到新郑县城的轮廓。
  “好,通知大家,我们在新郑东五里的范阳乡安营,准备引火造饭。”荀彧回道。
  在汉王朝,一天一般是吃两顿,日上三竿、夕阳西下是吃饭时间。
  “领命。”宋文光回道:“要不要派人去通知新郑县县令一声。”
  “不用,我已经派人去通知。”戏志才学着刘备样子,做了一把鹅毛扇。
  ……
  司隶校尉部主事杨生智、河南督尉殷长军、黄巾军将领吴恒。
  “只要此事可成!我吴恒保你家人无忧,你升官加爵青云直上!”吴恒,一个精瘦的汉子,用手指着房梁,脸色微红。
  杨生智拿起酒樽,默默喝了一口。
  “多谢大人!”殷长军谄笑,嘿嘿的说道:“那新郑县县令是我老乡,此时飞燕早已到达,估计已经在做接应大人的准备。”
  “届时,宛陵、新郑两面夹击一线峡,一线峡必破,司隶门户大开,将军万世基业可成。”
  殷长军吹捧着,吴恒脸色越发红润:“成了,我保证上奏修德天师,为你表功!”
  “都是将军您的功劳,属下岂敢逾越?”殷长军恭敬的点头哈腰。
  坐在一旁的杨生智,倒八字眉快要竖起来,往下一握,跟着自己十几年佩剑,只剩下剑鞘。
  望着空洞的剑鞘,无奈叹了一口气。
  “不行,不行!这可不行!”吴恒脸色突然一沉:“你是想让我吴恒吴子高,担上罪吗?”
  “修德天师可是定下规矩,有功有过,他那生死簿上,都自有定论。”
  殷长军神情一紧,听见吴恒解释,松下来:“将军,此事您知、我知、他知不就行了吗,到时您向外面宣传,是将军您,攻打下宛陵,这样我等家人,也能免罪。”
  吴恒挥了挥手,说道:“不行,隐瞒你们的身份行,对外面宣布是我吴恒攻打下的宛陵,你们身死也行,但是在天军内部,绝不能隐瞒,不然,修德天师会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。”
  “我曾经见过上天使的灵魂,被修德天师活活拉出来。”
  殷长军疑惑的问道:“天军不是只有天公、地公、人公三位天将吗?怎么有修德天师了?”
  吴恒靠近殷长军小声说道:“这个修德天师,听说是天公将军从地府捞出来的大人物,乃天外天之人,能力高强,又习得三位将军的三卷太平要术,一声本领纵横寰宇。”
  “突袭皇甫嵩、奇袭豫州、包括这次埋伏王允都是修德天师,窥视天机,得到消息,我们才早有防备。”
  “天下三十六方、七十二部天军,也都被修德天师一统,这才有现在这种局面。”
  “没有天师相助,天军,八九早败了。”
  杨生智内心一声冷笑,殷长军惊出一身冷汗。
  “那生死簿,难道就是生死判官里面的?”
  吴恒摇摇头:“本将也不清楚,但我见上天使,就是被天师一笔划死,那可是内力外放的狠人。”
  “就那样一笔,一笔灵魂拖入地府!”
  “场面别提多吓人!”
  ……
  新郑县,归河南直辖,与宛陵不同,新郑相较之下,更为偏僻,虽为二等县,各方面皆弱宛陵一等,如果不是有充足的矿场和可观的银、铜、碳等矿产支撑,早设县长而不是现在县令。
  “人都到齐了吗?”新郑县县令问道。
  “县丞、县尉、功曹、各曹、小史均在此地。”他的属下说道。
  “好,等到酒过三巡,立马包围整个庭院,胆敢不服者,杀!”
  “县令,那司徒县令的运粮队怎么办,此时他们正在范阳乡驻扎建仓,准备屯粮。”
  “人数大概有多少人?”新郑县县令淡淡吸口气。
  “人数两千出头,领头的好像是南阳宋文光。”属下回答道。
  “粮食有多少?”
  “万石以上。”
  “好!”新郑县县令大喜:“如果能拿下这些粮食当做投名状,定可以在天军中去的不错的位置。”
  属下思考一会:“县令,我们需不需要和河南督尉殷长军将军知会一声,让他在我们攻打范阳乡这伙人,可以让殷将军出兵攻打一线峡。”
  “到时,那个司徒永华,不管范阳乡这伙人,我们顺便吞掉,然后里应外合,围攻一线峡,这样,有粮、有人、又有功,县令大人,岂不是要马踏青云?”
  “如果,司徒永华驰援范阳乡,人少我们血战,人多我们依城固守,等待殷将军攻破一线峡,我们依旧有诱敌之功,岂不妙哉。”
  县令楞了一下:“不亏是我之心腹,等到此事结束,只要我有肉,一定不会让你喝汤!”
  “谢县令!”
  “好,等下事情成功,便整合新郑县所有兵力,夜晚突袭范阳乡,争取一战而胜。”
  “县令大人,一线峡距我新郑,不足百里,快马一个时辰就能到达,听闻司徒永华手下有游牧骑兵,所以,县令大人,我们需要在一个时辰之内结束,如不行,将退之。”
  “我们又怎么得知他会派人来?”
  “县令大人在范阳乡通往一线峡十里处设置一哨塔,准备狼烟、火油,如果如果他敢派人来,我们点燃哨塔,及时撤退即可!”
  “汝真乃吾之子房,堪当大用!”
  ……
  “还有谁敢多一言,如同此人!”新郑县县令眼神狠辣,刀上沾着县尉、县丞的血。
  “逆贼!叛贼!奸贼!恶贼!有本事你杀了老夫!”功曹吏咬牙切齿。
  “好!”县令寒光一闪,手起刀落。
  “还有谁?”
  “……”
  “后夜五更,奇袭司徒永华运粮士卒!当做投名状!”
  …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